ORIson-

祷歌ですー
头像by:tuama
首先,请不了解或无法遵守三大禁原则的GN不要看过来
然后,谢谢fo我的,喜欢我的,不喜欢我的,看我的文字,留下痕迹的,所有的你们

A8双担丨
写字的人丨
ASK: ask.fm/mokurana 丨欢迎点梗
团内无墙丨竹马润智本命模特天然

【润智/竹马】-和歌灯- 章九 -

回来啦。


过渡章

-J禁P禁N禁-

-阴阳师设定-

-带私设/架空-



第二幕-第一章


==================================


那日之后大野智睡到日上三竿,醒来坐在褥子上拍了好一会儿脑袋,也没想起来前日夜里自己问了樱井松本些什么。糊里糊涂推开障子正遇上袖着手踱过来的二宫,一时间竟然尴尬了起来。二宫和也却冲他笑得如沐春风,「早安啊,雅纪做了杂炊挺好吃的,再不去该凉了。」

 

大野智杵在廊下,傻乎乎地看着二宫和也哼着小曲儿甩着袖子拐到里院去了,半天没反应过来。前日最后一次见二宫还是那人收了一身的光落下树杈,抚着门框瞪他骂他,精亮的视线刺得大野脑壳都疼手脚发软,可这会儿却跟换了个人似的连招呼大野的声线都叫人舒服到胃里去。

 

「你可别多想。」

 

大野吓得蹦了起来,险些踩到贴在身后只有半寸的松本的脚。

 

青年一身正装,正在调整着头冠的带子,冲大野智勾勾唇,「二宫的性子你就甭琢磨了,他越是待你好啊,你越得防着他,我估摸着他是想出了什么万全的法子能做掉你,才大清早地就这么好脾气呢。」

 

大野一时间无语,突然反应了过来,「你这是要出门?还没见你穿过狩衣呢。」

 

「啊啊,」松本笑了笑,左右看看,唇线紧紧,「是这样,我去一趟京里,这些时候你就回你的大名主府去算算账喝喝茶去吧。」

大野有些不满,「你怎么不早些跟我说?我左右也没什么要事,可以跟你们一起去啊。」

松本像是听见了什么有趣的事,故作吃惊地挑了挑眉,「大野少爷可不是不想与咱们有太多瓜葛的么?怎么这就舍不得了?」

「多大脸啊你,」大野不客气地踩了松本一脚,往边上让让,看着相叶扛着几个包袱从里屋拐出来,「你们都去?多久?」

 

「十天半个月吧,说不准。」相叶笑着回了话,匆匆就带着包袱们出门去了。

大野看着相叶的背影,突然就被松本捏了捏肩膀,回了头就见松本润收了那副嬉皮笑脸的样子,「你啊这几日安分些,樱井也与我同去的,这会儿镇里都没有足够道行的人,你若是到处乱跑,我们回来也就是替你捡捡尸骨的份了。」

大野有些想笑,却看见松本那副模样不像是故意要耸人听闻吓唬他,于是只好点点头,「我胆子可不大,我家下面那几个孩子胆儿更小,还百般听我叔父的话,才不会让我出门乱跑呢。」

 

一句话说完,松本却不接腔了。大野不安地看着松本润就站在那里,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正想着换个什么别的话题改善一下气氛,却在下一个瞬间喉头一紧,一口气喘不上来,一时间像是有钻子要从脑子里头钻出来,胃里头火烧火燎地。大野抑制不住地疼哼了起来,又莫名地气得不行,眼前发黑,往后一摔,正被路过的二宫伸出来的腿接了个正着,得了缓冲匍匐到地上,蜷成一团。

大野拼了力睁开眼,就看见二宫和松本站在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眼神陌生,冰冷地叫人心惊,大野却只能感到流满全身的怒意,于是用力地抱紧胳膊,不让自己冲上去撕烂二宫那张脸。

 

「你倒本事,」二宫笑了笑,也不知是冲大野说的还是冲别的什么,「给你那么大胆了吗?敢用这种眼神看本座?要不是管哥哥我饭吃的这位土豪看上了你的腔子,本座早把你这没点礼数的眼珠子给剜了。」

 

大野细细地喘着气,感觉意识一点点清明了起来,怒气却只增不减,涨的脑袋发酸。

 

「你得自己学着控制,」

有什么声音钻进了脑子里,冲淡了一些他的怒气,大野勉强撑起身子,看见松本不知何时蹲在了身边,正往他手腕子上系着一只青绿色像是藤编的软镯,「我们不能时时刻刻盯着你,多讨嫌啊,你心善,稍加练习,便能抑制。」

青年醇厚的声线直接钻进了脑子里,一层层把辣得发疼的大野的盛怒给洗了下去。

 

松本拍了拍缓过气来的大野的背,把人拉起来,「链子别掉了,无论什么时候都别拿下来,樱井家的鸽子你带走几只,有急事给我们送信,二宫飞——我是说,二宫脚程快,实在紧急我就差他来帮你。」

 

站在一旁消瘦的少年望天翻了个白眼,倒也没推辞。

 

「马车来了。」

相叶的声音在外院传过来。

 

「那,咱们走了。」

松本用力捏捏大野智的肩,「好运。」

 

大野看着二人转身走了,一时间被恐慌钉在了原地,刚才松本最后看他的那一眼,叫他实在不安,他却不知道自己这莫名的膈应究竟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大野智于是回头收拾收拾自己的房间,带个小包袱来到客室,惊得差点把包袱给摔了。

 

客室的榻上蒙了一层厚厚的灰,家具破败摆放杂乱。

大野连忙几步奔到外院,院里头泛着点浅浅的臭味,池塘里的水早就黑了,醒竹干裂,青石板路上都是黏腻的青苔。

而唯一之前大野记得一直没开花的那棵大秃树竟然开了一树繁茂艳丽的红花。

 

「少爷?少爷——」

大野转头看见许久不见了的小童掩着嘴推门进来,「都说了这宅子废了太久让小林叔差人理过再看罢,要是有个坑陷的摔了您我可担不起。」

小童见大野傻乎乎杵在那里,有些不明白,「少爷?」

 

「你——上午见过我?」

「您说什么呢,我脚程是慢了些,不过也就分开了半盏茶的功夫,少爷这是怎么了?」

 

大野感觉冷了起来,「我,我说出门干嘛来着?」

 

「??您不是说要来看看手头这院子为什么一直卖不出去么?」

大野一愣,「你不是说这院子是归樱井家的吗?」

 

小童也跟着愣了神,「小林叔没说这宅子卖出去了呀?樱井……是哪户人家?」

 

 

大野转头看了看那扇做工极差的院门,终于有点明白过来了自己一直挂念着的那个奇怪的眼神。

松本润临走时的眼神,并不是日后再见的眼神。

 

是诀别的眼神。

 

大野站在院中,一时间有些生气,却又觉得松本这样的人物,也是做得出这样的事情,自己与这人也并不是有多深的交情,并没有多大所谓了。

 

正想着,莫名一阵大风吹过来,大野被风迷了眼,抬了抬头,正看见面前那一树的红花竟全部被风吹了下来,大野脑子一空,看着面前红花像下血雨似的迎着自己汹涌过来,泛滥了一地。

 

「少爷?」

小童又招呼了大野一声,正垂头望着脚下红花的大野缓缓地转头看他。

 

「你刚才说啥?抱歉我没听清。」

「少爷说的樱井家是哪户人家?与咱们有生意关系吗?」

 

大野智杵在那里,叫院里的臭味薰地微微皱起鼻子,歪着头看着自己的小童。

 

「樱井?谁?我说的?」


评论(18)
热度(53)

© ORIson- | Powered by LOFTER